登录

重庆唐大位养娃娃鱼依然赚钱

最新资讯
0 116

特种养殖,高回报伴随着高风险!娃娃鱼(学名大鲵)一向被视为高端水产品,近年遭遇价格“滑铁卢”,每斤从一二千元暴跌至二三百元,养殖户大多亏急眼。

然而,重庆铜梁的唐大位却在大鲵养殖中,成功实现“逆袭”。

重庆唐大位养娃娃鱼依然赚钱

豪砸6000万 人工繁殖大鲵

走进重庆铜梁蒲吕镇沙心村,在一个溪河环绕的鱼池边,一幢3层小楼表面看不出玄机,入内却是别有洞天:独立的地下水源,常年恒温的水池,冬暖夏凉的封闭房间……这就是唐大位建造的大鲵仿生态繁育基地。

“核心繁育区虽只有3800平方米,但配套设施阵容豪华,包括天然野生饵料基地100余亩、独立地下水供给系统两套、人工繁殖孵化设施6套、精养池166口及封闭式恒温房等。”谈起自己的基地,唐大位一脸自信:其科技化水平和现代化程度全国领先。

唐大位,45岁,生于铜梁区庆龙镇冬笋村。16岁开始外出打工,从一名木工干起,凭借聪明与勤奋,2001年办起了一个家具厂,赚得人生第一桶金。

“我养娃娃鱼,看中它既好吃又养生。”他回忆,2008年,在一次旅游时,他品尝到一条养殖大鲵,其鲜嫩柔滑的口感、丰富的营养,瞬间激发出他的灵感:人工养殖大鲵,潜力必定巨大。

旋即,他用3年时间,到湖南、贵州、陕西等国内产区考察学习,掌握了大鲵养殖技术和销售渠道。

2011年,唐大位正式选址蒲吕镇沙心村,豪砸6000多万元,成立重庆市驰宇水产养殖有限公司,建起仿生态大鲵人工繁育基地。

“天价鱼”暴跌 陷入赤字危机

大鲵素有“活化石”之称,与恐龙繁衍生息在同一时代,野生大鲵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,极其珍稀。

人工养殖大鲵,对水质要求非常严苛。沙心村地处浅丘地区,没有高山深谷的清泉,唐大位为解决水源问题,专门斥资打了两口深井,取地下水养鱼。同时,与西南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合作,寻求科研支持。

2014年,经历3年养殖期后,唐大位人工繁育的大鲵达到上市规格。然而,全国经济步入新常态、三公消费被严格控制,以及前些年的暴利造成养殖户大量跟风等,作为高端水产品的大鲵与鲍鱼、海参等产品一样,销量、价格呈断崖式下跌。

“2012年前后,大鲵最贵时可卖2000多元/斤,之后骤然下跌,很快跌破1000元大关,且持续一路探底,每斤卖到二三百元。”唐大位称,3年前,他引进一条小鱼苗就要1000多元,3年后鱼养大了,竟然还卖不到1000元。这还不包括硬件设施投入、养殖成本投入、人工成本投入等。

因此,他与国内同行业中绝大多数人一样,陷入严重的赤字危机。

“农业+”解套 紧盯后产业调整

面对全行业的空前危机,久经商海博弈的唐大位没向其他养殖户一样慌神,开始集中抛售解套。相反,他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投入。

依托养殖基地毗邻西部第一爱情庄园——沙心玫瑰园的旅游资源优势,他对基地100余亩的饵料鱼塘进行了升级改造(之前鱼塘养殖的鱼、虾主要供大鲵食用),增设休闲垂钓中心,实现“农业+旅游”的发展模式。

同时,他在江北区北滨路,投资兴建了重庆鸿庭酒店。酒店配套完备的商务设施和综合服务,可容纳700人就餐,以大鲵为特色,兼营其他鱼类、海鲜、炖菜等,实现“农业+现代服务业”的发展模式。

另外,他采用“农业+互联网”模式,将大鲵放到网上售卖,抢占到北京、上海等不少市场。

“去年,基地销售大鲵10多万斤,实现产值3000多万元。现存塘大鲵5万多条,除种鱼、小鱼外,商品成鱼基本供不应求。”唐大位称,其公司也因此被评为市级龙头企业。

至于当前行业的整体性困境,唐大位表示,由于大鲵本身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和养生价值,产业调整并不可怕,相反在经历一番“大浪淘沙”之后,市场必将在后产业调整期迎来春天,就像2014年的猪市一样。因此,他对自己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。